搜尋
  • ntuartfest26

大咖藝術家專訪X吳青峰:藝術備忘記—音樂、創作、潘朵拉

「藝術」這兩個字是否總讓你感受到距離、無法親近?

「音樂」卻隨時隨地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中,與我們形影不離。


藝術與音樂,其實有著許多交集的地方,那麼這些重合與交會,是否可以拉近我們與藝術間的距離?今天藝術季邀請到吳青峰,讓我們從音樂工作者的角度,一起認識音樂這門藝術,也聽聽他心目中的「潘朵拉」是什麼模樣。

藝術季:請問您為什麼會開始從事音樂創作呢?


吳:高三的時候,因為附中「天韻獎」舉辦了第一次的創作組,什麼創作都還沒有的我,抱著快畢業了什麼都試試看的心情,就胡亂報名了。截稿前,硬著頭皮哼出一些旋律,寫出了人生第一首歌〈窺〉,自己也還滿喜歡,從此就像引力般附著在這種表達方式。


藝術季:可以分享一件在您過去關於創作的過程中,特別印象深刻或令您感動的事嗎?


吳:我生平第二首歌〈寂寞的時候〉,誕生時,旋律和文字是一起產生的,坐在操場邊,就這樣詞曲同步唱出來,覺得自己在為自己的心情配樂,那是一種不足為外人道,只有自己可以感受到無限共振的悸動。


藝術季:您認為身為一個音樂工作者,需要具備什麼樣特質或能力?有什麼話想對未來想成為音樂工作者的同學說?


吳:其實我也不知道,順從自己的心吧。我在任何過程中,都是滿真實對待自己的感受的,其他的部分多半是瞎打誤撞,不足以參考。

回顧過去的我,真的到此刻,都還是對唱歌、寫歌這件事,有著無比的熱情,想到、聽到、完成音樂,都還是很興奮。但一股腦喜歡這件事的我,過去有很多「實際上」的事情並不是太有警覺性、沒保護得太好。所以,不管是不是音樂工作者,都請記得別讓熱情蒙蔽你的雙眼。


藝術季:平時詞曲創作靈感從何而來?沒有靈感的時候會怎麼辦?


吳:我不知道靈感從哪裡來,也不知道去哪裡找靈感(難道可以公式化嗎)。我自己是滿喜歡觀察周遭的人,那些敏感可能是滿大的誘發因素。沒有靈感的時候,我就不寫,我不會逼自己寫。


藝術季:《太空人》這張專輯的靈感來自哪裡?可以簡述一下這張專輯的創作理念嗎?


吳:《太空人》中三首標題與太空有關的歌曲,其實散落在我過去的二十年中,一直都沒有想要發表的想法,也沒有剛好適合的機會或主題吧。直到2018年初,我整整休息一年沒有寫任何歌,又開始動筆之後,接連寫出的〈巴別塔慶典〉、〈傷風〉、〈失憶鎮〉,不知為何,每一首都讓我想到〈太空人〉,又往前拉回〈太空〉和〈太空船〉,感覺這六首歌自行默默地在發展一個脈絡,從這六首歌互相相處的氣氛中,我又往後延伸了其他六首歌。

這張專輯在講「回音」。所謂的回音,就是一件件從生到死的小事,而每個人其實都是這些小事累積而來,當我們發表任何意見、任何「創作」,其實都不是真的憑空而來,都不是真的「發明」,只是眾多累積發展重組的思想集合或變化體。換句話說,我們每個人,才是被這整個世界「創作」著。

這些「回音」,延伸出各種溝通、謬誤、理解,甚至進入夢。我想像這張專輯的主角「太空人」,他是一個躺在病床上動彈不得生死未明的人,外人看著他像是靜止了,但誰能知道,腦內的他,是不是正在體驗另一個世界呢?我們眼見的世界,永遠是表面的啊。


藝術季:為何會想舉辦太空人線上影展?最想推薦給觀眾的是哪一部?


吳:最初的想法,是打算在電影院舉辦,把十二支MV從頭到尾播放,讓大家可以一起感受這些歌、這些歌衍生出來的影像、這整個創作集合體。後來很可惜,只能在線上播放。

之所以想成為影展,就是不能單獨抽出,事實上,這十二支MV跟十二首歌一樣,都是互相呼應、互相照映的,像是一本小說的十二個章節,像是一部戲的十二個轉場,所以最推薦大家的,就是完整地看一次、聽一次。我喜歡做專輯的原因就是,我不是去湊出十二首單曲塞在一起就叫專輯。這些歌,有成為「一張專輯」而變成一部作品的理由。


藝術季:平時除了音樂,還有關注其他類型的藝文活動嗎?


吳:除了音樂比較少。最近在看《2666》。


藝術季:本屆臺大藝術季主題為潘朵拉,請問您對潘朵拉的解讀為何?


吳:潘朵拉,跟每個希臘羅馬神話裡的人物,對我來說,都是代表各種人性有的特質。所謂的神話,都是人寫出來的不是嗎,或許也因應著各種企圖達到、甚至操控的目的。當神話被創造出來的時候,有時候人們想提高的不是神的地位,而是人自己的地位。這是神話的可怕之處,如潘朵拉的盒子。


藝術季:潘朵拉的故事中,盒子被打開並釋出一切的邪惡後,在盒子裡的只剩下希望,想請問您認為希望是什麼?


吳:每個人都是潘朵拉吧,尤其躲在網路上,那麼多人在還沒管好自己的事情前,就先道貌岸然地管著別人的事,然後擅自打開那些不屬於你的盒子,那真的能使你優越嗎?《太空人》很大一部份就在寫這個,我覺得這世界上的混亂,多半從各種溝通不良、謬誤開始,世界就成為一個巨大的「自說自話王國」。但你本身就是盒子啊,「希望」還在你的身體裡面,只是看你要不要拿出來而已。


藝術季:有什麼話想對臺大藝術季的觀眾們說?


吳:不太擅長對不知道在哪裡的人說話,哈哈。我人生想說的話,全寫進歌裡了,如果你們願意花一點時間跟我說話,那可以聽聽我的歌,尤其《太空人》是最貼近目前的我。無論如何,我都謝謝各種願意聽這些歌的人。



「或許我們會再相遇,當你鼓起勇氣飛行」——吳青峰〈太空人〉



若你願意鼓起勇氣,那就乘著太空船,跟著音樂去飛行,或許有個名為藝術的太空人,將與你相遇。只要你願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藝術季將使你與藝術間,不再存在著距離


0 次瀏覽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Instagram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