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ntuartfest26

大咖藝術家專訪X不朽––我們都是帶著回憶走到現在的人:

她穿著紅白相間的格子裙,一頭黑髮傾瀉下來,髮梢微微捲起,從對街的黑白斑馬線踏步而來,右腳跨進星巴克的騎樓,嘴上掛著溫柔的笑,風搖曳她整個人。


「不朽你好,我們是藝術季的團隊!」


她是不朽,二零一五年開始在個人instagram帳號發佈短篇散文,二零一七年開始出版作品,著有《與自己和好如初》、《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你的少年念想》、《所有溫柔都是你的隱喻》,以自身的溫柔與對世界的理解多次登上暢銷書榜。


這次我們特地邀請到暢銷作家不朽分享她在寫作路途中遇見的風景!


藝術季:新書《有溫柔都是你的隱喻有》三個版本,內文以「晴、風、雨、雲、你」貫徹,可以說明當初的設計想法嗎?

不朽:其實兩個概念是分開的(笑),我認為人本身也就像是氣候一樣,不斷在變化,晴風雨雲你在書裡分為五個章節,並且各自代表不同時期的心理。三個版本分為長河、流雲、遠山。書封面上有一扇挖空的小窗戶,翻開來會發現裡頭是一個小袋子,讀者可以替換成自己喜愛的圖片或景象。

藝術季:在創作的路上你有什麼一直堅持的理念?

不朽:寫自己喜歡的東西吧,我是從網路開始寫的,有時網路會涉及數字性的東西,比如說追蹤人數或觸及率等等,很多時候自己會不自覺想說「為什麼這篇文章比較少人喜歡」,可能就會無意識開始寫大家喜歡的文章,而不是自己先喜歡才動筆的,我們會逐漸失去顏色,越來越沒有屬於自己的顏色。所以我常常提醒自己,在每個階段都要寫誠實與自己想要寫的文章。

藝術季:遇見不認同你的評論或是留言會怎麼面對呢?

不朽:當然一開始還是會難過,但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是有人喜歡你也有人不喜歡,很難滿足每個人與顧及每個人的想法,把各式各樣的評論當作養分,讓我知道說哪裡做得好,哪裡做得不好。

藝術季:《所有溫柔都是你的隱喻》、《想把餘生的溫柔都給你》書名都與溫柔有關,想請問你對溫柔的理解是什麼?

不朽:因為我常常堅持溫柔這件事情,這幾年來收到很多人評論問我「溫柔到底是什麼」,每個階段回答別人的溫柔都是不同答案,我發現生命中很多地方是溫柔的,於是我就把自己認為溫柔的事情寫進書裡頭,匯成《所有溫柔都是你的隱喻》這本新書。我覺得溫柔的定義沒有特定的答案,我以前覺得溫柔就是善待自己,過了一陣子溫柔是善待別人,現在我覺得溫柔就是不要放棄,這件事會隨著自己的人生經歷不斷改變,但他們都離不開一個特質是「好的影響」。


藝術季:你說過對每個自己寫過的字都是有責任的,因為「會在無意間影響到其他人,所以盡可能拔除身上帶有的刺」,想問這樣拔除刺的同時會不會讓文字表達受到干擾呢?

不朽:我覺得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平衡方法。其實一開始寫作的時候是個人instagram帳號,覺得只要自己寫的開心就好了。那時發生一件事:有陣子我狀態不好,因為沒有控制自己,寫出悲傷的文字與頹廢的話語,有天就收到讀者的訊息,說他本來已經很不開心,看到我的文章後情緒又更差了。在那個當下我很受到衝擊,我並沒有想要影響其他人,只是想抒發自己的心情,但卻無形中刺傷了其他人。後來開始出書,每句話都會一直留下來,被記下來被看見,會在無意之中感染到他人,從那時我開始為自己的一字一句負責任。

但同時也是你所說的,在拔刺的同時會不會就不寫自己想說的東西呢?


後來我找到一個平衡的方法,我可以寫下來,但不用發在大家面前。當我過了一個禮拜,甚至一個月,跳脫出情緒後回去看那些文字,就會看到自己哪裡的用字不妥當,哪裡的用詞是帶刺的。我用這個方法去平衡,不會在拔刺的同時丟失自己的東西,反而是我其實是在為自己做過的事情負責任,開始成為大人,為自己承擔責任。


藝術季:在Ig你寫到「寫書的日子像被掏空了一樣」,當寫文章寫不下去了你會怎麼辦?


不朽:我在「寫不下去」的狀態就不會寫了,等到真的對這件事有想法,想要寫的時候才會提筆。


藝術季:高中離家來臺灣念大學有什麼收穫嗎?


不朽:在這裡的生活是我從前沒有想像過的。以前以為大學只有讀書,大學生還能做什麼呢,但在這裡我一邊打工、生活、讀書,離鄉背井的生活讓我更加獨立,我來到陌生的環境知道自己的不足,在過程中比從前勇敢很多,從前我是很膽小的人,連問路都不敢(笑),但在過程中因為迷路的夠多,遇見的彎路夠多,才發現可以從哪處突破自己。從前在家鄉文壇不盛,當作家是很不切實際的想法,包括我以前身邊的人、老師也都這樣子覺得。但我在這裡,從網路寫字、出書、成為一個作家,這個過程或許也會慢慢影響到家鄉的人,使他們有勇氣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藝術季:聽說不朽想成為作家的契機與偶像劇有很大的關係,可以為我們講一次故事的開頭嗎?


不朽:好啊!我小時候在香港喜歡看臺灣的偶像劇,但是編劇把我最喜歡的角色寫的很慘,最後又要死掉又得不到愛情之類的(笑),我就提筆為我喜歡的角色寫下另一種幸福快樂的結局,那是我第一次開始寫東西,意識到其中的有趣,開始萌生想要成為作家的想法。


藝術季:你覺得自己與讀者的關係是什麼?


不朽:蠻像朋友的,其實很多文字寫出來,例如期許自己溫柔等等,通過給讀者(朋友)看這些理念,希望我們可以一起達到這些東西。所以覺得我與讀者之間是互相扶持、互相成長的關係。他們會說我給他們很多力量,但是他們也給我很多力量繼續寫下去。


藝術季:你有曾經點進讀者的帳號,意外發現驚喜嗎?


不朽:有!真的很多有才華的人,文字寫得很好很動人的大有人在。我覺得我是比較幸運的一群,有被看見的機會,世界的同時還是很多人在為自己的夢想努力與奮鬥。




藝術季:有一篇寫給摯友阿恩的文章,你說你不曉得念舊這件事是好是壞,不朽現在有答案嗎?


不朽:我有,我覺得這是好事。因為以前會覺得對於不好的記憶會越想快點忘掉,但我現在25歲,其實「記得」是很難的事情,就好比高中畢業那一天,我在那個當下以為會記得一輩子,但其實不會,過了幾個月或是幾年再去回想,我連他們的臉都記得模糊。所以「念舊」這件事我認為是很值得存在的事情,我們經歷過的某些路某件事都成就了我們現在的自己,我們都是帶著回憶走到現在的人,如果我們不去記得,不去念舊,那現在的我們又如何有跡可循呢?






藝術季:可以分享跟摯友阿恩最難忘的回憶嗎?


不朽:我們之間都是很細碎繁瑣的回憶,例如走好幾個捷運站的距離買一杯珍珠奶茶,一邊聊天一邊喝奶茶。有一件事很深刻,我們每天早上都會約好某個時間地點一起上課,因為我跟她都是容易遲到的人,那天我們兩個一起遲到還不約而同坐上同班公車,兩個人就在公車上互相指責對方為什麼遲到(笑),這些積累的小回憶變成我最懷念的日常,以前可以每天見面、打鬧、上課下課。


「我們都或多或少帶著一些無法釋懷的風景而走向更遙遠的地方。那麼至少,我還能念叨著從前,不忘著曾經。」–《所有溫柔都是你的隱喻》


100 次瀏覽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Instagram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