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ntuartfest26

專訪《在道晚安之後》— 我們都有各自的理由來熬過每一晚

更新日期:4月 28


晚安,晚安。

夜晚,是失眠者的搖籃。

⽇光到來之前,我們都曾在夜裡輾轉。

在道晚安之前,我們深深陷落在不同的故事 ; 在道晚安之後,我們就挖掘⾃⼰的影⼦。

今天,來聽聽看《在道晚安之後》的策展⼈——陳弘胤及王韻涵,對城市、對 夜晚有什麼樣的詮釋。



藝術季:《在道晚安之後》提到⼀種城市⼈特有的孤單氣質,彷彿好多條平⾏ 直線彼此⽤彆扭的⽅式歪斜相斥,但你們認為在這「不同型態」的⽣活中必然 也存在著「同型態」,請問是從城市中哪些⼈與⼈互動中得到這樣的靈感呢?


王:相較於實際上與⼈的互動,我更多的是從電影中得到啟發,例如王家衛導 演的《重慶森林》 ,我們每天會與這麼多⼈擦⾝⽽過,有著不同的⽣活圈,但⽣活的奇妙正是在於你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你與眼前的陌⽣⼈存在著怎樣的連 結,⽽這樣的連結,在各式各樣交錯的、複雜的關係中,共同構成城市的⼤畫 ⾯。


陳:城市⼈們的夜⽣活有著不同型態,但這些不同的⽣活卻都同樣會接回「回 家」這個相同的動作;因此我們是不是能反向推導,證明⼀切不同⽽多樣化的 夜晚都只能共同接到同⼀個城市⼈共有的情感上呢? 這次的展,想和觀者⼀起討論這個問題。我們將展的核⼼,也就是城市⼈共有 的情感定為「孤單」,並⽤四個故事線最終匯集回同⼀個點的展覽形式,來映 出這四個⾓⾊雖然略有不同,但在城市中具有「普遍性」的孤單。雖然我們兩 個闡述的是不同的理念,但意外的都能⽤「不同」到「同」來概括,是件奇妙 的事情。




藝術季:此專案是以攝影展輔以詩⽂的⽅式作展出,請問為何選擇這樣的藝術形式來闡述專案理念?


王、陳:我們在半夢半醒之間查覺到的,多半是散亂的畫⾯。攝影的相片某種 程度上可以視為夢境或現實的切片,⽽正因為這獨立於線性時間的隨性切片才 更能呈現潛意識的非理性;⾄於詩作則是在視覺之外提供另⼀種共感的可能性,這些⽂字彷彿是夢話或精神不穩的囈語,讓⼈分不清是在窺探夢境或是現實的 ⼀⾓,使閱讀者能添加不同感官所帶來的共鳴。



藝術季: 此外,你們精⼼設計了展覽動線,使觀展時彷彿經歷了⼈從到晚安到 入睡的過程,加以強調夢幻與混亂感,請問這個過程對’’城市⼈’’有什麼特殊意義?


王:相較於特殊意義,我們更想表達的是⼀個共同記憶。我們每天都⽣活在這個像是巨⼤機械般的城市之中,重複地過著同樣枯燥乏味的⽇⼦,起床⼯作回 家睡覺,⼀天結束後,當你躺倒在床上即將入睡之時,你會想起什麼呢?


陳:這並不是⼀個特殊意義,⽽是我們想要營造出⼀個城市⼈能有共鳴的情感架構。既然我們把展設定在夜晚「失眠」的情景下,我們便嘗試把城市⼈產⽣這種⽂明病的普遍因素尋找出來,因此可以說是⼀個⼩區塊中的普遍意義吧。 這種設定可以呈現出失眠與嗜睡交鋒時憶想的混亂感以及時序的不對稱性,但這些迷濛⽽無序之物其實最終都會導回「孤單」這個主題上⾯。



藝術季:在參觀完整個展覽後,你們希望觀展者能擁有怎樣的⼼靈體驗?


王:我希望⼤家都能夠被療癒,能感到共鳴


陳:儘管我們略帶隱諱地設計了⼀個故事,但我們其實非常歡迎參觀者在這趟旅程中隨意代入⾃⼰的⽣命經歷。觀看的同時,也像是在梳理⾃⼰城市⽣活的 片段,尋找⾃⼰在⼈際關係之中的定位,或單純地享受進入他⼈⽣命中的旁觀 體驗。



藝術季:你們專案發想的契機是什麼? 兩位的任何個⼈經驗(專長、興趣等等)是否影響了此專案的發想?


陳:我從⾼中開始就有失眠問題,正是因為我會因為去胡思亂想⽽睡不著,⽽我⾝邊的⼈也有這種狀況,因此我便想把這種,在我⾝邊恆常發⽣的感觸抒發出來。


王:我們兩⼈都對影像有些接觸。陳弘胤有多年的攝影及寫作經驗,⽽我偶爾 會接⼀些影視類的通告,也有寫電影影評的習慣,恰巧影像及⽂字是很好搭配的元素,這個展的基本架構便因此出現。在電影中我們經常可以發現這樣「都市⼈的孤寂」淺藏在⾓⾊中,使我們想去了解城市帶來的⽂明病。


藝術季: 請⽤⼀個詞或⼀個字形容你們的專案。


陳:「逸散」。都市⼈從⼀些⼈群聚集的地⽅回家是⼀種逸散、在床上思緒開 始亂飄也是某種逸散、然後⼈與⼈之間的聯繫在這些思考之中變得薄弱⽽易碎、 時間也變成游離的碎片想當然爾也是⼀種逸散;逸散是⼀種從⼤物件發散到空氣中或解體成⼩物件的過程,這個過程是某種解構式的做法,與我們嘗試⽤破 碎⽽相互交疊或分開的四個⾓⾊「解構城市⼈的『孤單氣質』」,似乎有異曲同⼯之妙。


王:波特萊爾式的憂鬱。





夜深了,我們從霓虹的國度,返去無燈的家。

星星⼀樣,燃燒⾃⼰的光。

且在夢境與現實的中間,輕聲呢喃記憶。


0 次瀏覽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Instagram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