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ntuartfest26

《霸王別姬》— 戲裡戲外的程蝶衣


「我想虞姬即使自刎於劍下,那一刻,她亦是幸福的,對望的眸中,她看到生死相許的來世。所以無怨,也無遲疑。」— 李碧華



《霸王別姬》電影改編自李碧華同名小說,這部電影以京劇《霸王別姬》為主軸,講述戲裡戲外兩位角色—虞姬與霸王,程蝶衣段小樓在時代的動盪下性別、愛情以及對唱戲的堅持之展現。


獲得第46屆法國坎城影展金棕櫚獎以外,亦成為第一部也是迄今唯一獲得此獎項的華語電影,亦被視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華文電影之一。2018年冬季,台灣上映25週年彩色復刻版紀念,2019年《霸王別姬》在全球最大影集串流平台Netflix上播出。本次專欄將帶大家簡析《霸王別姬》的一些暗喻以及角色個性。




「想要人前富貴,必定得人後受罪」—成就虞姬與楚霸王的喜福成


這是喜福成戲園師傅一直掛在嘴邊的一句話。當時小豆子程蝶衣)和小癩子因為不勝戲園訓練的苦頭而趁時逃了出去,剛好在鎮上遇到名角兒的演出。


在戲院裡看得如癡如醉的他們,認知到要成為這樣轟動京城的角兒得要挨許多棍子,為了成為這樣的角兒,他們最後還是決定回到戲園繼續練戲。當他們回到戲園時看到其他師兄弟們因他們逃跑而挨打,小癩子卻後悔回到喜福成,吃完偷買的冰糖葫蘆後便上吊自殺了;然而小豆子卻深深了解到,他要成為這樣在台上風光的角兒,再苦也得唱下去。




「師哥,就讓我跟你唱一輩子的戲!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一輩子!」—虞姬的追求與楚霸王的離開


段小樓程蝶衣不同,他並沒有對京劇的巔峰追求,也不如程蝶衣對京劇的潔癖與自戀,在唱戲的生活以外,他會上館子、喝花酒,並在花滿樓裡認識了頭牌菊仙


某場開戲前,段小樓告訴程蝶衣他今天上館子遇到了潘金蓮,他真成了黃天霸,為了女人跟人打了起來,要蝶衣下次與他一同去喝一杯花酒,然而程蝶衣卻大發雷霆,要段小樓「從一而終」。蝶衣不希望楚霸王變成黃天霸,因為程蝶衣唱了大半輩子都是虞姬,他虞姬從一而終、自刎烏江,楚霸王怎麼可以離開他,怎麼能棄他而去成為黃天霸


程蝶衣段小樓陪他唱一輩子的戲,差一個時辰都不算的精準,然而段小樓卻沒有回應。蝶衣小樓(楚霸王)的依戀之情讓自己戲裡戲外不分,真的成為了戲裡的虞姬,死心塌地隨著楚霸王,然而對段小樓來說,這份堅持與愛慕之情是過於沈重的負擔和壓力,他沒有蝶衣的決心,面對蝶衣的感情,他只能選擇逃避。


(取自電影片段)



菊仙的出現成為蝶衣小樓人生的一大轉捩點。菊仙打斷了蝶衣的虞姬美夢,活生生地從現實中帶走了楚霸王。蝶衣菊仙在戲中暗自較勁,經過國民政府、日本佔領一直到共產黨執政,三個人在時代的洪流下顛沛流離。


整部戲的高潮在文化大革命,敵不過命運的他們最終落得在街頭上被人唾棄,病態的風氣下以及巨大的壓力下使得人人互相揭發,段小樓講出過去程蝶衣與國民黨革命軍四爺狎暱的關係(暗指程蝶衣是同性戀,和四爺發生過關係),程蝶衣在傷透心下說出菊仙過去是妓女,段小樓為了避禍而和菊仙切割關係,表明自己從來沒有愛過菊仙



(取自電影片段)


菊仙傷心欲絕,她是個真性情的女人,為了段小樓願意上刀山下火海,她今生眼裡就只有段小樓這個人,如今段小樓卻說他從來沒有愛過她,她便上吊自殺了。文化大革命抹去了他們彼此精緻的妝,被現實打擊得支離破碎。


「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程蝶衣與與虞姬


在電影最一開始的喜福成戲園中暗示了程蝶衣小豆子)在性別認同上的迷惘。從電影裡我們可以看出,整個戲班將小豆子當成旦角培養,從一幕又一幕與師哥小石頭相愛相惜的樣子中,他其實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性向不會被社會認可,他在最初時也不願承認他的社會性別。


在戲裡多次出現《思凡》這部戲詞,《思凡》是旦角的戲,小豆子第一次背誦《思凡》時誤把原句「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背成「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而被師傅毒打了一頓,這暗示小豆子對於自己生理性別的堅持。


《思凡》再次出現時,是太監公公辦壽宴,經理那坤前往喜福成戲班尋找小角兒的場景。那坤看上了小豆子的身段,要他背一段《思凡》來聽,誰料小豆子又再次背出了「我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


那坤失望欲拂袖而去,師兄小石頭眼看戲班能夠過好日子的機會就這樣被小豆子毀了,便把師傅的煙斗往小豆子嘴裡攪,暴怒責備,此處電影以佛洛伊德的棍棒理論暗示這是小石頭(霸王)對小豆子(虞姬)採行強暴式的對待,小豆子的男性內在被閹割了,在他投入戲裡,塑成了小豆子的社會性別,而後再也沒有小豆子,只有戲裡戲外不分的程蝶衣(虞姬)了。



(取自電影片段)


最後一次出現《思凡》,是歷經流離的文化大革命後的兩人相隔十一年再次同台唱《霸王別姬》,此處是電影最後一幕,也是兩人最後一次一起唱戲。


兩人在登台前唱《霸王別姬》最後一段,虞姬欲向霸王取劍自刎,唱到一半段小樓的嗓子有點啞了,便停下來稍作休息。兩人對望停格了好久,這是整部電影最具戲劇張力之處,程蝶衣眼神溫柔,段小樓眼露疼惜之情,想起過去一同在喜福成唱戲的日子,彷彿過去顛沛不曾存在,他們又是曾經的小豆子小石頭


段小樓唸出《思凡》第一句:「小女子年方二八」,程蝶衣順口接著下句「正被師父削去了頭髮」。這時段小樓使了詐,故意把「我本是女嬌娥」唸成「我本是男兒郎」,想看蝶衣是否發現。


沒想到唱了一輩子戲的蝶衣在這裡又犯了錯,又再唸出「又不是女嬌娥」,小樓打趣他又背錯了,蝶衣慘然一笑,意識到自己終究是男兒身,永遠不會是女嬌娥;霸王也老了,無法再陪他唱一輩子的戲了,他永遠不能像戲裡虞姬一樣追隨著霸王,程蝶衣的虞姬在二十年的顛沛流離中時就被殺死了。蝶衣終究敵不過命運,如今再也沒有理由讓他唱戲,沒有理由讓他的世界裡只有霸王,在霸王不注意時,提劍自刎。


(取自電影片段)



《霸王別姬》實為藝術成就極高之電影,電影中運用許多暗喻,象徵性的表達許多隱晦的訊息。使人看第一次為電影表達之豐沛情感震懾,再次品嚐細節後讚嘆整部電影的手法以及演員的演出的張力,實為永垂不朽之作品。


若有空閒,十分推薦觀賞這部時代巨作,必定能夠感受霸王與虞姬,程蝶衣段小樓此段長達二十多年的情感。



124 次瀏覽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Instagram Icon